无标题文档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每周舆“话” > 高考作文只是让人围绕“答案”做游戏吗

高考作文只是让人围绕“答案”做游戏吗

2015-06-10 15:21:00来源:升学网

摘要:高考作文不是让考生说真话的一种文体,而不让考生说真话的考试显然违背了教育的本质。

  课堂上,答案冰冷地写在老师的脸上。考场上,作文的“答案”牢牢攥在命题人的掌心里。百度百科说,作文是经过人的思想考虑和语言组织,通过文字来表达一个主题意义的记叙方法。而在今天看来,这个定义已经被钢筋水泥砌死的答案推倒和掩埋,像掰掉一根新鲜而浓郁的枝桠。

  孩子们从上小学就开始习惯于被捆绑着猜测答案,就连一篇作文都要在瞬间的猜测后痛苦地下笔:猜的方向是东,就往东写;猜的方向是北,就往北写;猜的方向是南,就往南写。800字的作文“长征”般写完了,而后才知道应该往西写,因为命题人目光是“一路向西”。

  2015年辽宁高考作文题:生物技术研究人员、焊接工人、摄影师,3个人都卓有成就,你认为哪个更有风采?而后,便写下那段发了霉的八股套话:选好角度,确定立意,明确文体,自拟标题;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,不要套作,不得抄袭。

  看了作文题目的那一刹那,我突然记起了儿时做过的一个游戏:邻居小丫指着一颗玻璃球、一把泥巴手枪和纸糊的风轮车问我:你觉得哪个最好?说实话,玻璃球、泥巴手枪和纸糊的风轮车都是我童年最美好的记忆,也可以这么说,它们的存在给了我一个完整的童年,这让我如何取舍?

  我望着邻居小丫毫不犹豫地回答:都是我喜欢的。

  也许在今天某些成人的眼里,这样的回答是错误的或者是不准确的,因为答非所问。

  长大后,面对高考类似的问话,我童年的那点天真、自然的想法突然需要用力掖藏起来,然后眼睛左右回旋一下,在绞尽脑汁的猜测中小心翼翼地写着并不是自己内心的话。在高考被神化的今天,尤其对于那些毫无选择的贫困家庭而言,高考已经成为了他们化解一切苦难的解药,甚至是一个家庭活着的理由,为此他们押上了生活的全部,而当孩子面对捂着答案的高考作文题时,他们在一阵眩晕和空白后便彻底失去了自己,短暂的猜测之后他们用违心的话押着命运!

  为写一篇“一路向西”的答案,考前考生们要把新课程“收集信息和运用信息”的要求发挥得淋漓尽致,美与丑、善与恶、高与低、聪与钝、强与弱等素材都要归类,其中有些精彩的思辨、精短的论述还要如视珍宝般地死背下来——这是完成高考这道菜的佐料,菜谱都已经很明了,就看考生的刀工了。然而,这样的作文,不管资料搜集得多么丰富、完整、立体,也只是在“搜集资料”,学生只是作为一个资料员在炫耀他们搜集的成果,这始终不是在“写作文”。王贵成先生说得好:“作文最基本的一个要求就是作者必须要说人话,作者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与读者在交流情感与思考,情感可以天真,但必须是真挚的,思考可以肤浅,但应该是独到的,必须要打上作者独一无二的烙印。”

  现在很多名人大腕也写历届高考作文,说是写范文,不如说是在尝试挑战,因为都写得“一般”甚至“跑题”。2014年,那位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获得者、湖南作家张一一的高考作文只得29分。让人始料未及的是,已出版过十本书、发表过近千万字文学作品的张一一的语文却没有及格。其高考作文《“最美乡镇干部”为何八年未提拔?》针砭时弊、立意新颖,虽然不少网友认为应得满分,而高考作文阅卷者仅给出29分的低分,该高考作文分数在网络上一度激起轩然大波。今年,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写了上海材料作文《坚硬与柔软》,文章确实“软硬兼施”,但整体来看依然是在排列材料写着一篇硬邦邦的答案,王旭明先生的思路也是被限制在唐僧取经的方向上。

  我们经常高谈阔论:“高考作文要具有批判精神,要手写我心体现个性!”我也大言不惭地说过这类套话,这连我自己都觉得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。事实证明,这仅是我们大人的一厢情愿,而高考作文实际上是要求考生要遵守高考的选拔规则,太多的创新、独立思想和个人化情感是必须要收敛的,考场上太多的创新和个性化思想都是在冒险,会在个性张扬中丧失自己的命运。如此说来,高考作文不是让考生说真话的一种文体,而不让考生说真话的考试显然违背了教育的本质。

  • 北京市2015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报名通知
  • 中高考升学问题专家陈永山访谈专辑
1 2
工具导航
院校搜索
院校名称
院校所在地
院校类型
院校特色